为君荒生

还算勤劳的码字工,最近墙头有点多~

【楼诚】恋爱练习(24)

香港香港~自由的恋爱空气在招手啊在招手~

大哥应该快意识到了~再有个两三章?那样子~

然后我们阿诚哥会渐渐开启嫌弃模式...哈哈哈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十四章 绑

  好不容易有个周末,明诚还在补眠,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,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,刚想继续睡,听见门外传来明楼的声音,立刻清醒过来。

 “阿诚?起来了没有?”

 “来了来了!”

  猛地做起来,明诚头还有点晕,跑到门口,缓了缓神才把门打开,看见门口的明楼,也不知道是还没醒过来还是这么着,向前走了半步,顺势就冲着明楼怀里栽,吓得明楼连忙伸手把人扶好。

 “怎么了这是?”

 “呃…不知道,可能是起得太急,有点头晕…”

  红着脸,明诚觉得说不出的丢人,挣开明楼的怀抱,扶着墙站好。

 “也不是什么着急的事儿,你说你急什么?”

 “我没事,”干脆倚在墙上,明诚揉揉眼睛,“这么早,有什么事吗?”

 “也不是什么大事儿,就是和你说一声,明堂哥晚上要来家里吃饭。”

 “哈?明堂哥?”

  比起明楼明镜,明诚对于这个而明堂哥更是陌生的很,一般而言明堂是很少来明公馆的,他们俩更是很少见面,上次好像还是他生日的时候。

 “姐说让你穿的正式点。”

 “正式点?不是在家里吃?”

 “是在家里,不过我父亲也会一起,可能要说些别的事情。”

  明楼说的点到为止,明诚则是听得明明白白,大概这顿饭吃的没那么简单,不过怎么突然又要一起吃饭?总不至于是特意为了他把谈事情的地点约到家里来吧?这想法才一过脑子,明诚就默默的开始吐槽,他还真挺把自己当回事儿!

 “想什么呢?”等了好一会儿,明诚都没什么反应,明楼轻轻一敲他的额头,“美女?帅哥?还是作业没做完?”

  揉揉额头,明诚抗议的白了明楼一眼,明明一个字儿都没说,哀怨的情绪明楼倒是很准确的接收到了。

 “委屈什么,我还没委屈呢!”

  眨眨眼睛,明诚愣愣的看着明楼,心说明楼委屈什么啊?明大少爷什么时候委屈过自己?最近他和明台好像都还挺老实的,明镜也没找过他麻烦啊…

  见明诚还是茫然的表情,明楼好心提醒道:“今天几号?”

 “几号?”

摸了摸睡衣口袋,明诚没找到手机,歪着头想了想,突然啊了一声,转身跑进房间,没一会儿又拿了个包装好的盒子回来,塞到了明楼手里。

 “生日快乐。”

  明诚不好意思的脸红,他是真的一早就准备好了礼物,只是最近大家都有点忙,刚刚又是被吵醒的,一时之间没想起来,竟然还要寿星来提醒,真是不该。

  其实明楼最开始也并没有提醒的打算,可是说了好一会儿的话,明诚都还连一句祝贺的话都没说,这他就有点不舒服了,也说不上什么原因,本来他是最不在意什么生日不生日的了,也不知怎么了,就是想听明诚说上一句,礼物不礼物的,他倒是没想那么多。

 “谢谢,”掂掂手里的盒子,明楼推测道,“腰带?”

  没想到明楼这么快就猜到了,明诚有点发愣,这礼物他可是绞尽脑汁想出来的,就这么好猜?瘪瘪嘴,明诚有点不高兴。

  明楼也没料到竟然一猜就中,也不知道该说明诚是生活太单纯还是缺乏想象力,送个礼都这么中规中矩,见明诚似乎是有点不高兴,明楼连忙安慰了一句。

 “刚好,我最近也想买条新的,你送的还挺及时。”

  不用想都知道明楼肯定是在安慰他,明大少爷什么时候还能想起来买东西了?明家一向是所有东西都置办齐全,当然还得有那么一两个是富裕的备用。虽说觉得自己这个礼送的有点失败, 不过明楼的安慰他还是可以心怀感激的收下。

  听见楼上有说话的声音,明镜抬头看了一眼,接着就步履匆匆的上了楼。

 “阿诚啊,怎么不多睡一会儿?好不容易休息。”

 “大姐,早,”礼貌的问了早安,明诚勉强压下一个哈欠,“我睡醒了,躺着也累,干脆起来吃早饭。”

  斜着眼睛瞪了明楼一眼,明镜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明楼跑来把明诚吵醒的。

 “你不用替他说话,肯定是他把你吵醒的,真是…”突然看见明楼手中的礼物,明镜有点吃惊的看了明诚一眼,“哎呀,还给明楼记得生日呢?”

 “哪儿有,是我提醒的,不然他早忘了!”

 “有礼物就不错了,别挑三拣四的!”

 “姐姐就知道护着阿诚和明台,偏心!”

 “不护着他们难道护着你这个没良心的呀?”虚点几下明楼的鼻尖,明镜不满的说道,“一出国就是好几年不会来,这些年要不是阿诚听话,谁帮我管着明台?”一把抢过明楼手中的礼物,塞回明诚手里,明镜继续数落,“还学会要礼物啦?你真是长本事了呀,阿诚都还没赚钱呢!”

 “诶诶诶!这可是我的生日礼物!”

  目光随着明镜的手移动,明楼也顾不得她到底说了什么,只想着自己到手的礼物要没有了,急得不行。

  没理会明楼,明镜安抚的拍拍明诚的手背,“阿诚啊,你都还没赚钱呢,不用给他买礼物,再说了,他腰带多了去了,啊,这是腰带吧?”

  于是明诚受到了来自明镜的一万点伤害,谁来告诉他,为什么人人过了下手就都知道这是什么了?!

 “哎呀,阿诚啊,你怎么还送腰带呀?要真是把明楼绑在身边一辈子,你还不得被欺负死呀?”

 “绑…在身边?一辈子?”

茫然的眨眨眼睛,明诚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明楼老年时的样子,要是到了那个年纪,他和明楼都还在彼此身边,还真不是一般幸运。不过…

 “腰带是绑一辈子的意思?”

 “对的呀,你果然不知道的呀,那这礼物明楼更是不能收!”

 “绑一辈子怎么了?我是他哥!就得绑一辈子!”

  这话停在明诚耳朵里有那么点不是滋味,不过转念一想,就算只是兄弟,能在一起一辈子,也不错吧?

 “没关系的大姐,我生日的时候明楼哥也送了我礼物,来而不往非礼也,总得送点什么,再说这东西我早就买好了,送不出去也是浪费了。”

 “就是!”明诚话刚说完,明楼已经眼疾手快的把礼物又给抢了回来,宝贝的搂紧,“阿诚买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什么含义,就是个礼物么,再说了,阿诚现在也赚钱了的,明氏企业的股东哪可能没钱赚?要说穷我才是真穷,当个老师赚着死工资而已。”

 “你也好意思哭穷?”立刻瞪起眼睛,明镜抱着肩膀质问,“你股份可比阿诚还多呢!没事儿还搞搞投资,这家里头呀,除了父亲,就属你最有钱!”

 “才不是,”自知说不过明镜,明楼撇撇嘴,干脆的转移话题,“阿诚,饿了吧?快换了衣服下楼吃饭。”

  莫名其妙的成了挡箭牌,明诚瞄一眼眯起眼睛的明镜,立刻退回房间里。

 “那我就先洗漱去了,那个,你们俩慢慢聊。”

  丢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给明楼,明诚很不厚道的关上门。

 “明大少爷,怎么还学会哭穷了?据我所知,你投资的股票房价都在涨,钱都花到哪里去啦?啊?是不是给哪个小丫头花了?嗯?”

  门外明镜的数落声伴着明楼的求饶声越来越远,明诚趴在门上偷听了好一会儿才笑眯眯的去洗漱。

  不过,明楼不会真有个什么情人之类的吧?突然想到这个问题,明诚有点心塞,左右想想也就汪曼春可能最大。

  摇摇头,明诚决定不想这个问题,快速的洗完脸,下楼吃饭去了。

  虽说不过是家里人吃顿饭,但明堂要来,加上明锐东也难得能在家里吃晚饭,明公馆里里外外的都开始忙活,到傍晚的时候,明锐东和明堂一起从外面回来,明镜领着明楼他们仨打了个招呼,就差不多开饭了。

  这顿晚饭吃的有点别扭,明锐东一向是主张食不言寝不语,不过他们几个小辈在一起的时候没那么多说道,平时在家吃饭你一言我一语的,吃饭正是沟通的好时候,这会儿不让说了也是憋得慌,明诚还好,一顿饭不说话也没关系,可明台是真的忍不了,眼神左右乱瞄,坐也坐不稳当,一个劲儿的乱晃。

 “明台。”

  明锐东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,虽说大家都差不多吃完了,可毕竟还没下桌,明台的表现也的确不尽如人意,明镜下意识的就往明台的方向偏了偏,他们小时候明锐东是这么管教他们的,到现在明镜都还记得清清楚楚,她可不想让明台也遭那份罪。

 “吃完啦?”

  明锐东的语气格外和气,这让大家又都是一愣,只有明台没察觉出什么危险,用力的点了点头,撒着娇说道:“吃完了,二伯父。”

 “那好,”满意的点头,明锐东也不知道是高兴什么,挑了挑嘴角,“你回房间去玩儿吧,看你也怪不舒服的。”

  明镜偷偷感慨了一句哎呦喂,一旁的明楼干脆已经开始撇嘴了,明锐东对他们可从来没这么好的态度。

  悄悄的拉了一下明诚的手腕,明台那意思让明诚跟他一块儿走,明诚有点迟疑,明锐东没点他名字,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不能走?

  左等右等的明锐东就是不说话,明诚为难的看一眼明台,又看看明楼,刚要开口请示一下,却没想到明楼用眼神示意他别开口,同时问道:“爸,您看要不让阿诚和明台一起…”

  明锐东略有意外的看了明楼一眼,他原本是等着明诚坐不住了来问,他也刚好借题发挥堵了明堂的嘴,没想到是明楼替着出头,效果差了点,但至少明诚不会被他批评,算是被护住了。

 “这么大了,还沉不住气?”

 “父亲教训的是。”

  明锐东在家里的地位一向是说一不二,管教起明楼和明镜来也是绝对的严父,明楼自然知道他这番行为的用意,只是他实在舍不得明诚再受什么委屈。

 “在咱们家里,成年人和未成年人什么时候一视同仁了?”

  明台眨了眨眼睛,左看看右看看,突然明白就他自己一个是未成年人,本就是聪明人,一点就透,立刻站起来。

 “二伯父,我突然想起来作业还没写完,我先去写作业了啊!”

 “去吧,早些睡。”

  挨着个儿的打了招呼,明台这才离开餐厅,碍于家里还有明锐东和明堂,连上楼的步伐都沉稳了许多。

  明诚悄悄的在心里叹气,怎么也没想到还真是为了他,把说事情的地方换到了家里,本以为还能自在两年,也还是没能躲得过去。

 “一晃眼,阿诚都这么大了,去年见到的时候,真是吓了我一跳。”

  看着明锐东一家子演了这么大一出戏,明堂当然知道他们的意思,按说明诚手里握着明氏企业的股份,插手公司内部的事情也算正常,明堂之前极力反对也跟明诚没什么关系,主要还是因为明诚和明锐东一家子走的更近,真的有了话语权,以后明氏企业的走向就真的都由明锐东说了算了。

  明诚没搭话,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现在脑袋乱的很,分不清该做什么。

 “你啊,就是平时不常来,要不也不至于。”

  明锐东先接过话来,笑笑的看明堂,他知道明堂是什么意思,这桌子上的人恐怕只有明诚还搞不清情况。

 “阿诚明年也高考了吧?”

  慌张的看着明楼,见他冲自己眨了下眼睛,明诚这才开口答道:“嗯,还有半年多。”

 “有没有什么想学的专业?想过出国没有?”

 “这事儿我之前也有问过,阿诚还真没什么想法,”没等明诚回答,明楼就先一步把话接了过来,“说是学什么都好,而且阿诚的成绩也一向好,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大学,都应该没问题,也就没怎么考虑。”

  虽说这不算是实话,但明诚还是不动声色的点头承认下来,他总觉得明堂问这些问题的目的不只是关心他那么简单。

 “喜欢的学校呢?”

 “这个阿诚倒是说过,之前说还蛮喜欢香港大学的,是吧阿诚?”

  愣了愣神,明诚勉强淡定的点头接话,“嗯,听说还挺好的,去香港也不算出国,回家也方便些。”

 “香港啊…”略微沉吟一声,明堂突然大笑起来,“好好好,是个好地方,既然阿诚有此意,我在那边有熟悉的教授,可以帮你联系一下。”

  不太明白明堂在笑什么,明诚只能求助的去看明楼和明镜,明锐东一言不发,与其说是和他们一起讨论什么,不如说是在考察他们的应变能力。

  明楼本以为明镜或者明锐东会说些什么,却意外的发现他们俩都没有开口的打算,看看明诚,无奈之下开口道:“这还都只是计划,也要看阿诚这半年多有没有什么别的想法。”

  围着明诚上学的话题又聊了一会儿,明堂便说天晚了要先回家,送走了明堂之后,明锐东也说有些累,便回房休息了,明诚松了口气,虽然还是一头雾水,但从其他人的态度来看,今晚这顿饭吃得还算不错,至少各方人马都还满意。

 “今天早上刚收的,这么快就带上啦?”

  明诚还在琢磨要怎么问刚才的事情,听见明镜的声音,转头一看,明楼正冲明镜显摆。

 “嗯,我带着合适吧。”

  竟然是早上明诚送的那条腰带。

 “别说,阿诚还真挺有眼光。”

 “是你弟弟我穿什么都合适。”

 “你就庆幸是阿诚送的吧,这要是个女人送的,我肯定把你绑起来刨根问底。”

  挑着眼睛去看明楼,明诚想起早上明镜说的那番话,红着脸,匆匆说了句晚安,就逃也似的跑回房间了。

  明镜看着他的房门悠悠叹气,回头看一眼同样忧心的明楼,轻声道:“阿诚这孩子,明明不喜欢牵扯到明氏企业的事情里来,可你今天说了香港大学的事情,他也还是认下了。”

  明楼缓缓的点头。

 “姐姐放心,既然是我拉他下水,那我就会负责护他周全,以后阿诚就都跟在我身边。”

 “香港大学的事…”

 “我之后会再寻个时间问问阿诚的意见,一切还是以他自己的意思为优先。”

 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”

————

腰带什么的~大哥收的很开心的样子呀~

 @楼诚深夜60分 年轻的时候,算小时候不?

算的话,我整篇文都能算成今天的话题诶~哈哈哈~

评论(3)

热度(72)